服務熱線:400-860-7365
《返回


幽夢影

顧默修

 

在這樣和風煦暖的春夜,阿海的畫是妥帖又奇妙的陪伴,經得起一讀再讀。妥帖的感覺大約來自底色的稠厚、古舊和斑駁,有老底子總是叫人放心的,凡事有積累、有規矩、有限度、也不失包容力;而奇妙的心情則歸因于最先躍入眼簾的畫面主體,它們或大或小、或顯或隱,總有些地方是偏移的、錯置的、參差的、甚至詭異的。妥帖與奇妙湊到一起,那是歲月靜好里的暗流涌動,再出人意表最終也能歸位于心安理得。阿海的畫是隔著時間與空間的舊夢,不須記,忽然就浮上心頭,說不清,道不明,偏就揮之不去,讓人再三探看,越看越覺得那其中藏著人生的大秘密,是大欲望,也是大和諧。《春閑》是讓人一眼認定卻并不一定能說清楚的好。略有不均的背景藍帶出了春夜的流動性,醇厚的暖風吹開杏花,花下有趣事,枝頭有彩鳳。彩鳳并非尋常工筆畫法,更具裝飾性,但并不違和,它似乎與李商隱那句“身無彩鳳雙飛翼,心有靈犀一點通”相關聯——此處索性讓“鳳飛雙翼”出。?湊倩膠桶凳疚薹ㄗ拍?摹靶撓辛橄??!洞好分鉅裁畹悶婀?。饒是怪石如何嶙峋、蘭草如何茂盛以及白鳥如何生動,此三者亦不過是傳統繪畫中的尋常搭配,但阿海將原有的自然主義氛圍刻意打破,也即打破畫作原有的透明性,以背景的斑駁古舊使畫作中的鳥鳴呈現多聲部,如此便有了兩層意蘊:這只鳥兒是為畫中春景而唱,畫卻在歲月流逝中落舊,定格了久遠的古典時代的瞬間;又抑或是鳥兒從斑駁落舊的背景沖將出來,闖入當下的春景之中,它是在時間的縱軸上找到并喊出了春天?!逗孜琛?、《鶴立》之妙也與此相通。“自在”系列是不同角度不同階段的綻放的蓮。結實飽滿的生命欲望層層疊疊又坦坦蕩蕩,只管和盤托出,毫無掛礙。我由是略微明白了講究“明心見性”的禪宗為何鐘情于蓮花,體味到清代張問陶所謂的“禪悅”:蒲團清坐道心長,消受蓮花自在香。不過,阿海的畫并不止步于此,它的妙處在于對蓮的背景的處理:這樣寫實的工筆蓮花并不放置于“現實”的(或即便簡略或抽象仍是模擬現實的)場景中,而搭以陳舊鐵板式的銹黃不均、明暗不一的背景色,這種背景色建立了一種時空感,進一步說,是將前景中的“蓮”從“此刻/當下”拯救出來,賦予它歷史感與未來感——這打破了某種理所當然和不證自明,延展了“自在”的能力,也拓寬了“自在”的境界,增強了“自在”的魅力。這樣的“自在”讓我心頭無端蕩漾起少年時代讀過的何其芳的詩句:“愛情是很老很老了,但從不厭倦”。生命是周而復始,綻放又綻放,每一個鼎盛時刻次第降臨,但從不厭倦。這種背景與前景構成的參差的乃至沖突的關系,使得阿海功底扎實的中國傳統繪畫技巧具備了超現實主義的品格,其包容性豐富性歧義性正是其作品的魅力開關與魔力按鈕,他對此有極為自覺的思考,“傳統工筆在景深方面是通過很細的渲染去達到一種意境,發展到現在就不去考慮這個問題了,導致背景和主體是完全脫節的。我一直在研究材料,并找到一種我自己的景深方法。通過這種方法把那些‘錯誤’和‘不恰當’的元素很好地協調起來。完成之后,這些元素相互之間特別和諧,很多‘錯誤’的東西變成了‘正確’的東西”。“問禪”系列單幅看固然不失深意,并置起來則更有一番明澈:行散逍遙,與萬物相遇,于一切之中頓悟,問蓮、問杯、問鵝無不可問,漸問漸無我,鵝亦可問,再問亦無鵝,水波粼粼,是已入無我無物之境,還是召喚駐足畫前的觀者也來問禪?“幽夢影”系列更是獨立成篇的小品畫,背景與主體、概貌與細節互相抵觸又互相支援,在滄桑古舊、晦暗落寞中見斑斕旖旎、明媚悸動,令人不由莞爾。阿海將通常被創作者忽略的背景激活,甚至召喚觀者入畫,拓展繪畫的表意空間,為其畫作贏得了多層次的表達,在斑駁中見斑斕,于古舊中得新意。那糅雜著繁榮與頹敗、開放與壓抑、新創與沉滯的復調式的精神氛圍,彌漫在阿海所有畫作中,怎不讓人低徊與迷醉?這是為現代人量身定做的“幽夢影”,它值得一讀再讀。


《返回

強烈推薦

  • 莎士比亞經典愛情故事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

    新現場版盡情演繹經典愛情故事
    了解更多
  • 上海浦東源深體育中心

    上海市浦東新區源深體育發展中心(浦東體育公園),是上海規模較大、功能較齊全的三大體育中心之一,地處浦東陸家嘴金融貿易區.
    了解更多
  • 回眸吳冠中先生誕辰百年 “風箏不斷線”

    他越走越遠,卻日漸清晰
    了解更多
  • 體驗油罐帶來的藝術盛宴

    油罐藝術中心
    了解更多
  • 2019上海不可思議減壓館

    不可思議減壓館橫空出世,體驗想象不到的36個減壓項目
    了解更多
  • 中國古代航海與對世界海域的科學認知

    地點:上海博物館學術報告廳 主講人:劉迎勝 人數限制:300
    了解更多